2017年達文西系列純粹美感之作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全新達文西系列

瑞士專業奢華腕錶製造商沙夫豪森IWC萬國錶延續1980年代的傳奇設計風格,推出具有經典圓型錶殼造型的2017年達文西系列。品牌為各位女士打造了文西自動腕錶36與達文西月相自動腕錶36,而達文西自動腕錶則是一款男女皆宜的錶中典範。兩款達文西時計搭載全新開發的IWC萬國錶自製機芯,由此實現了複雜功能的全新和創新組合。

 

「隨著全新達文西系列,沙夫豪森IWC萬國錶回歸圓型錶殼形狀,正如達文西萬年曆腕錶於1985年所成功確立的。因此,我們告別酒桶形外形,追求經典比例,這正是這一腕錶品牌始終追求的目標。」沙夫豪森IWC萬國錶首席執政長喬祺斯(Georges Kern)解釋道,「透過達文西自動腕錶36和達文西月相自動腕錶36,我們回歸傳統,特別在達文西系列中為女士們設計了精選錶款,並搭載鑽石或時尚錶帶等配飾。我尤其自豪於達文西萬年曆計時腕錶和達文西陀飛輪逆跳計時腕錶的推出,這兩款腕錶體現了我們品牌的高超製錶工藝。」

 

透過全新系列的圓形錶殼、和諧造型、圓潤錶冠以及單獨錶款上的鑽石,沙夫豪森IWC萬國錶在1980年代的達文西系列與現代的簡潔設計之間建立起連結,而且並未忽略其根源。帶有環繞式凹槽的雙框式錶圈同樣讓人聯想起這一時代。

經過全新設計的具有彎曲兩角的移動式錶耳確保錶帶可緊貼纖細的手腕,由此提升了佩戴舒適度。所有達文西自動腕錶(型號IW356601/IW356602)、達文西自動腕錶36(型號IW458307/IW458308/IW458310/IW458312)和達文西月相自動腕錶36(型號IW459306/IW459307/IW459308)—除了IW459308與IW356601型號外 — 均搭載全新蝴蝶錶扣。錶鏈由三個可摺疊薄片構成,易於佩戴和拆卸,無需完全打開錶鏈。兩款達文西腕錶配有針式錶扣:達文西月相自動腕錶36(型號IW459308)搭載18K紅金錶扣,而達文西自動腕錶(型號IW356601)則採用精鋼錶扣。兩款搭載高級鐘錶複雜功能的時計—達文西萬年曆計時腕錶(型號IW392101/IW392103)與達文西陀飛輪逆跳計時腕錶(型號IW393101)以雙薄片式摺疊錶扣固定於腕間。

 

 

 

 

 

2017年達文西系列概覽

 

達文西自動腕錶36(型號IW458307/IW458308/IW458310/IW458312)和達文西月相自動腕錶36(型號IW459306/IW459307/IW459308)不僅體積更小、更為纖薄, 而且設計更加富有女性韻味,其圓形錶冠和階梯式錶盤內圈以柏濤菲諾37毫米腕錶系列為藍本。金材質錶殼、鑲鑽錶圈以及專為IWC萬國錶而開發的莓粉色、銅色、深棕色與深藍色Santoni鱷魚皮錶帶突顯腕錶美感。為了錶帶細緻入微的上色,皮革的表面在繁複的加工工序中經由不同染料多次拋光,直到呈現理想的色調和完美的光澤。由此,每一條精心製作而成的Santoni錶帶均被賦予獨特的古樸外觀,顏色也各具特色。月相盈虧顯示自1985年以來一直是達文西腕錶家族的特色,並在達文西月相自動腕錶36中構成鍍銀錶盤的視覺中心。金色或銀色的月亮在深藍色的夜空中順時針移動。所有達文西自動腕錶36和達文西月相自動腕錶36的錶底均鐫刻有「生命之花」。這是一個具有多重反復重疊圓環的幾何造型,達文西對此進行了深入研究與繪製。這一造型體現出了他對美感和比例之數學規則的不懈追尋,並以此象徵了對腕錶系列的全新設計。

 

達文西自動腕錶(型號IW356601/IW356602)錶殼直徑40毫米,這款具有簡約高雅外觀的經典三指針腕錶不論對女士還是男士來說均極具吸引力。腕錶系列的風格特色—具有醒目錶耳的圓形錶殼— 在其中尤為顯眼。具有大型阿拉伯數字與葉型指針的簡潔錶盤與達文西自動腕錶的純粹設計照相呼應。一款腕錶搭載鍍銀錶盤與黑色Santoni皮錶帶,另一款則具有岩灰色錶盤和精鋼錶鏈。

 

透過達文西萬年曆計時腕錶(型號IW392101/IW392103),IWC萬國錶首次以全新複雜功能模組的方式將其著名的機械計時腕錶與永久月相盈虧顯示集成於小錶盤中。月相盈虧顯示盤部分為鍍銀或鍍金,部分為深藍色,隨著顯示的旋轉在錶盤鏤空下展現地球陰影或月相盈虧。為此,IWC萬國錶的製錶大師打造了89630型自製機芯,這同樣推動萬年曆的其他功能:日期、月份、星期和四位數數字年份顯示。

 

 

18K紅金款達文西陀飛輪逆跳計時腕錶(型號IW393101)的名稱已經體現出其創新性,這款腕錶將具有逆跳日期的經典陀飛輪與運動計時腕錶以不同尋常的方式集成於錶盤之上。對於89360型計時機芯的進一步開發在此同樣十分必要。

由此誕生了全新89900型自製機芯。透過全新開發的槓桿系統,腕錶首次實現了對陀飛輪精準至秒的設定,即所謂的陀飛輪掣停。其結果便是在技術上至臻完善且在視覺上平衡和諧的複雜功能,而且設計清晰、一目了然:在上部小錶盤中

可讀取掣停的時鐘和分鐘以及時間, 秒鐘透過中央秒針記錄;在下部的「6點鐘」位置設有飛行陀飛輪;在錶盤左側,逆跳日期顯示平緩擺動的圓弧幾乎從一個複雜功能擺向另一個複雜功能。此外,叉桿和擒縱輪首次採用了所謂的鑽石殼體工藝。透過氣相沉積,擒縱系統中的摩擦損失獲得降低,並由此產生了更高的能量輸出。

 

女性目標群體成為關注焦點

「女性在腕錶愛好者中佔據重要比例。隨著全新達文西系列, 我們希望令品牌重新獲得各位女士的青睞。」沙夫豪森IWC萬國錶首席行銷官弗朗齊絲卡·格賽爾(Franziska Gsell)說道,「女裝錶款的生產在沙夫豪森可以追溯至錶廠成立之初。從這一角度來看,公司十分忠於自己的傳統。」

 

當前達文西系列的設計遵循這一風格特點。因此, 設計團隊以大型錶耳為靈感,這正是1980年代達文西腕錶的特色所在。「我們對新款達文西腕錶的錶殼外形進行了漫長和深入的思考。」沙夫豪森IWC萬國錶創意總監克利斯蒂安·努普(Christian Knoop)補充說,「我們最終得出結論,對1980年代圓形塑型語言的現代化詮釋與IWC萬國錶的整體錶款系列最為相配。例如,我們以帶有環繞式凹槽的雙框式錶圈為設計方向,並對寬度和坡度設計進行縮小。我們同樣從圓形達文西錶款中借鑒了大型阿拉伯數字, 以及纖細的葉型指針。」